新密原书记被指收开胸验肺涉事企业40万 张海超:他曾说给我做主

 首页     |      2021-04-08 16:10

  原标题:新密原书记被指收涉开胸验肺企业40万,张海超:他曾说给我做主 

  近日,一份被披露的起诉书,曝出了12年前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背后不为人知的细节。时任新密市委书记的王铁良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收取涉事企业40万元贿赂,为其避免停产整顿提供帮助。

  4月5日晚,张海超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了此前两次见到王铁良的场景,“他当时跟我以兄弟相称,说,‘老弟,让你受罪了,哥给你做主。’”得知此事后,张海超表示惊讶,称“没想到腐败的人是他”。

  起诉书中指控,2002年至2013年间,王铁良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索取和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约4138万元。

  12309中国检察网公布的起诉书。网站截图

  时任市委书记涉嫌在“开胸验肺”事件后受贿40万元

  中国检察网发布的河南省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关于王某某涉嫌受贿案的起诉书显示,王某某, 1960年5月29日出生,河南巩义人,某某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因涉嫌受贿罪,于2020年4月22日,由河南省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后被刑拘并逮捕,2020年11月,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就该案提起公诉。

  根据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2020年4月24日发布的消息,“郑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通报内容显示,王铁良, 1960年5月出生,河南巩义人。曾担任郑州市金水区委副书记(2004年2月任正县级)、区长、新密市委书记、郑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

郑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良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通报。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截图郑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良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通报。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截图

  起诉书中王某某的身份信息、履职信息与纪委监委网站通报的王铁良的信息一致。

  起诉书中指控,2002年至2013年,王某某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索取和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约4138万元。其中,2009年,王某某利用其担任某某市市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为郑州某科技有限公司在“张某乙开胸验肺”事件被媒体曝光后,避免停产整顿提供帮助。于2009年7月、2010年春节前,王某某在其父亲家中先后2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候某某给予的现金人民币共计40万元。

  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有关王铁良的履历显示,2009年1月至2014年2月间,王铁良任新密市委书记。公开报道中,新密市刘寨镇老寨村村民张海超,于2009年6月“开胸验肺”。

  张海超:没想到腐败的是他,曾说给我做主

  新京报此前报道,新密市刘寨镇老寨村村民张海超于2004年8月至2007年10月在郑州振东耐磨有限公司打工,做过杂工、破碎工,其间接触到大量粉尘,2009年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病后,企业却拒绝为其提供认定工伤的相关资料。2009年6月,在工伤认定中四处碰壁的张海超决定开胸活检,他也因此成为河南乃至中国最有名的尘肺病患者。

  4月5日晚,张海超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得知此事后很惊讶,“当年职业病维权那么艰难,我想过可能有不可告人的情况,只是没想到腐败的人是他。”

  时隔12年,张海超仍然清楚地记得曾经与王铁良的两次相见。

  第一次是2009年3月8日在信访办,“当时向上级部门反映多次,没什么结果,我就在每个月8日的市委书记接待日来了信访办。”时任新密市委书记的王铁良告诉张海超,“我们会让企业按照法律程序走,该给你提供什么材料,就给你提供什么材料。”这次,张海超对王铁良抱有很大希望,因为这一次得到的答复,与以往反映情况时听到的“尽量协商”大有不同。

  第二次是2009年7月27日凌晨,王铁良带着乡镇干部、企业股东等人来到张海超的家中探望,声称要处理此事,“他当时跟我以兄弟相称,说,‘老弟,让你受罪了,哥给你做主。’”张海超记得,王铁良当时还抱起了自己的女儿,对着她说,“琪琪,以后你要上学干嘛的,有困难就给伯伯说。”想起这段经历,张海超说,“他在我们家给人感觉挺温暖的”。

  两次相见,张海超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常。相反,他觉得欣慰和暖心,尤其是第二次见面,“我们那儿的人当时都说,市委书记一般是不可能到老百姓家里去的。”

  张海超现状:生活入不敷出,希望供孩子考上大学

  2009年,张海超开胸验肺后,曾得到120余万元赔偿金。8年前,为了延续生命,他花了一半赔偿金进行双肺移植,之后,需要每天吃抗排异药物。现在,他早已花光所有赔偿金,还欠下了债务尚未还清。

  张海超说,2014年之前,由于身体状况始终很差,他没有能力工作,而母亲又得了偏瘫,需要常年吃药。2014年后,母亲的病有所好转,他便用剩余的赔偿款和银行贷款,又向亲戚朋友借了点钱,承包了一辆公交车,每天在河南新密沿着城乡公路循环往复地跑。

  最开始那两年,公交车经营情况还不错,后来是每况愈下。到了去年,在疫情的影响下,公交车停运了两个月,张海超几乎处于零收入状态,去做代驾也没挣到什么钱,生活已是入不敷出。

  “药一顿都不能少”,张海超每个月要在吃药上花费7000多元,按政策只能报销2000多元,“有时候没办法,会从其他病友那里买一点,怎么划算怎么来。”

  尽管如此,他还是愿意抽出时间为尘肺病做相关的公益活动。这些年来,他持续关注着尘肺病人的情况。每年两会之前,张海超都会向人大代表反映尘肺病人再就业等相关问题。

  曾有人提过,让他通过媒体的呼吁,筹集捐款,改善生活。但他拒绝了,“我不想给大家添麻烦,给政府添麻烦。”

  张海超今年40岁,他发现自己头上长了很多白发。公交车的运营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干几天休息一天,“比如雾霾天,我可能就不出门了,因为特别容易感染肺炎。”有时候,他还得去医院复查,也没法出门工作。开工的日子,生意也不好,比起过去,人们的出行需求少了很多。

  现在,他承包的公交车在年审上出了一点问题,想到公交车可能停运,一家人的生活便彻底没了着落,张海超几度哽咽,“公交车不运营,我又没有别的工作,我们一家人还得吃饭”。但绝望的时候总会想到正在读初三的女儿,张海超想看着女儿读高中、读大学,好好把女儿供出来,“还是要努力地生活”。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蒙